Top
Array ( [0] => [1] => 蕙分享 [2] => 官方博客 [3] => 博客 )
Namaste!我们的“瑜伽姑娘”

Namaste!我们的“瑜伽姑娘”

▼30多年前, 在中国几乎没有人知道瑜伽, 不过在上世纪80年代因为一个人和她的瑜伽电视系列节目, 瑜伽走进了千家万户,她就是后来被人们尊称为“当代中国瑜伽之母”的张蕙兰老师。在蕙兰老师17岁那年,偶然听到了柏忠言宗师吟唱的瑜伽语音冥想曲,她说那是在生命中,第一次体验到一种真实的内在安宁与快乐。从此她对人生的整个看法都改变了。内心深处开始认知到真正的快乐是存在的,人生可以是有目标、有希望的。

▶ 蕙兰:我是在香港出生长大的,在那里,我目睹了各个层次的人在竭尽所能地寻欢作乐。我也曾问自己,他们之中有几个是真正地快乐呢?如果生活就是这样,真是毫无意义可言了,但我想人生应该不止于此。应该是我17岁那年,令我永生难忘的一个夜晚。我参加一个很热闹的小型舞会,在一曲曲的歌舞过后,我的心里仍然感到孤独和空虚。突然听到从隔壁的窗口传来一曲不同寻常的声韵,让我内心深处有一种难以言表的亲切感。在我的生命中,第一次体验到一种真实的内在安宁与快乐。后来得知,当时听到的是当代造诣深厚正统的瑜伽冥想宗师柏忠言的瑜伽语音冥想。我非常有幸,后来他成为我的导师。

我不是什么学者, 学校里教的一些东西有时掌握起来会遇到困难,可是对于瑜伽最精深的道理,我的头脑如此清晰,心绪如此开明,他的话语深入我心,我全都听懂,并不住在心里感叹:“对呀,就是这样的,我懂的,真是这样。”我这才明白,原来人生具有那么深刻的意义与内涵。当时我得到一个机会,可以去参加柏忠言宗师举办的一个瑜伽修习活动。60天的修习活动中,我全面系统地学习了瑜伽,包括瑜伽姿势、冥想技法、饮食等瑜伽生活方式。由于这次机遇,从那时直到现在,我的人生也因此改变了。

       能收到这份赠礼,让还是小姑娘的张蕙兰感恩不尽,感觉唯有分享给更多人,才能回报这份真爱的赠予。她决定将瑜伽当作一份爱的赠礼分享给更多的中国人民。于是这件事情一做就做了30多年,一直到现在。

蕙兰:在正宗瑜伽体系中,导师出于关爱众生之心,把瑜伽分享给学生,导师的快乐来自帮助他人寻获身心和精神的健康,也就是说,快乐来自服务他人,我一直以来就秉承这种态度教授瑜伽。30多年前,我的导师柏忠言无条件地把瑜伽这份世上最美好的礼物分享给我,没有收我一分钱,这是一份爱的赠予。能收到这份赠礼,让我感恩不尽,感觉唯有分享给更多人,才能回报这份真爱的赠予。

蕙兰老师 与 瑜伽电视节目

1. 从小班授课走向电视荧屏

在了解到电视传媒对瑜伽推广的重要性后,蕙兰便开始着手一项艰巨的工作——制作世界一流的瑜伽电视系列节目。1985年通过中央电视台,张蕙兰和瑜伽走入了亿万中国的家庭,深入了成万上亿人的心中,瑜伽就此深受人民的喜爱,蕙兰也就成为中国大陆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蕙兰:最初我是在北京一些公园和院校开设小型瑜伽课。看到那么多人想要学习瑜伽,我有多么高兴,但同时我也感到很沮丧,因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想学瑜伽,就算我有三头六臂也绝对没有能力亲自教所有想学瑜伽的人。最后我想到了唯有借电视这个大众传媒——制作一个瑜伽电视节目。

 我们先做了一集样带,请中央电视台看看喜不喜欢这种风格的系列节目,他们立刻看中了这个节目,认为它新颖独特,观众一定会喜欢。这真让我喜出望外。

2. 人们亲切的称她“瑜伽姑娘”

自1985年开始,中央电视一台和二台几乎每天早晨和晚上都播放这套每集30分钟的电视系列节目,15年来从未间断播放,并成为中国电视史上播放时间最长的节目之一。

蕙兰:在节目播放之初一切还是照常。我到北京给人们上瑜伽课,跟大家交朋友。没事的时候我就骑着自行车到处逛,感觉真是无忧无虑、轻松自在,因为之前谁也不认识我。骑自行车对我来说是项有趣的挑战。来大陆教瑜伽之前我还不会骑,在这里我可以放心大胆地骑车上街,因为当时街上汽车很少,我每次跌倒只会撞进灌木丛里。那时好开心。我们的瑜伽节目播出几个月之后,我就再不能骑车在北京街头闲逛了,因为人们马上会认出我,围着我。他们总是亲切地称我“瑜伽姑娘”。我虽然性格内向,但不知何故,感觉跟这些人很亲,就像遇到老朋友或熟人一样。月月年年,春去秋来,我跟大家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我心里明白服务中国人,将永远是我此生的奋斗目标与志向,并以此而感到荣幸。可喜的是,电视节目播出后,非常的受欢迎。许许多多中国人关于瑜伽都是从这套 《跟蕙兰练瑜伽》电视节目开始的。

3. 拍摄第一天

我生性比较内向腼腆,这样的个性却得时刻面对闪光灯、镜头、各式人等,真是好困难。而最让我害怕的就是要上电视,这跟站在面对千百万人的舞台上没什么区别。

蕙兰:拍摄的第一天,当时摄像、录音等全部到位,导演站在那里一边大声喊:“瑜伽镜头一”,一边在镜头前啪地合上了开拍板。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参加奥运会的短跑运动员,发令枪响了,现在我应该向前冲刺了,可我紧张得不知所措,我知道自己应该开口说话,可就是说不出来。

       幸好柏忠言宗师在现场,他首先跟摄制组打招呼,让他们别用开拍板,要保持现场的安静,然后对我说:“别在乎现场工作的这些人,唯一你要做的就是直直看着镜头, 并想着镜头后面就是中国观众,不过你不是面对千百万的观众说话,你只是对着一个人或者最多5、6个人在说话。每个人都坐在自家的客厅,轻松自在地和家人朋友一起在听你说话。现在,想象你是他们的朋友或请到的客人,坐在客厅里心连心地与他们聊天,就像你平时跟朋友交谈那样就行了。”

       导师说的这番话,扫除了我内心所有的焦虑和压力。从那天起直到今天,我一直遵循他的教导。面对镜头,与观众心连心地交流。所以从那天起到今天,每次录节目我总是感到很开心,因为这就像是在与我的好友欢聚聊天一样。从1986年首次拍摄瑜伽电视节目时候,我就有了这种体会。

4. 用过的花环,能绕天安门广场一周

      在那个年代,拍摄这些节目可是历经艰辛。天气有时候很热,有时候又很冷,太阳还时不时地躲猫猫,所以30分钟的节目可能需要一天的时间来拍摄,让人身心疲惫。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蕙兰:在我之前,没有一个瑜伽或健身节目是在户外拍摄的。室内拍摄的健身节目,让人感觉缺乏活力,比较晦暗呆板。而且我还发现,节目里没有人是面带微笑,对观众亲切友善的。我知道瑜伽不是这样的,瑜伽是充满生命力且鲜活美丽的。于是我们找到一处最美的地点,把拍摄点设在悬崖陡壁上,可以俯瞰大海。并为镜头里面的我,挑选最鲜美的花环点缀我的服装与画面,包括配乐。有人计算过,如连结起来为所有瑜伽拍摄节目中用过的花环,差不多能绕天安门广场一周。

        因为总是要看天气,有时候很热,有时候又很冷,太阳还时不时地跟我们躲猫猫,所以30分钟的节目可能需要一天的时间来拍摄,让人身心疲惫。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们劳心费力地在全世界选择风景最壮观独特的地点进行拍摄,与世界上顶尖的音乐家合作,制作优美又启迪人心的原声配乐。为了确保姿势练习的安全有效,他们逐字逐句地确定每个动作的指导都能非常清晰并易于跟练。为了让大家都能体验到深层的内心安宁和幸福,他们在每一组姿势练习的最后都安排了鼓舞人心的瑜伽语音冥想。

      这些电视节目是那么的独一无二,跟着练习之后感觉太好了。很多人练完或者不跟着练姿势,都喜欢观赏那些美妙绝伦的画面和聆听瑜伽语音冥想音乐并被深深打动。现如今,蕙兰老师每天还在辛勤地忙着各种项目,录制各种视频和音频,然后提供给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发行,以及在各个视频网站推出,比如土豆视频、优酷视频、腾讯视频、爱奇艺等等,在我们的微信上引用的视频节目也全都仰仗于蕙兰老师和其制作团队的无私付出。

蕙兰:瑜伽改变了我的人生,这种体验鼓舞着我要把瑜伽美妙的赠礼分享给他人。这是瑜伽精神,本着这种精神,我一直在尽力地通过电视节目、DVD、书籍、及我们举办的阳光生活系列活动等方式把瑜伽分享给大众。

       数十年来,柏忠言宗师和张蕙兰老师孜孜不倦地付出,不求回报地把瑜伽的技法和步骤传给人们,已让许多人经由瑜伽那永恒不变的智慧,逐步收获了健康与深度的内在安宁、快乐!在这个教师节来临之际,让我们对张蕙兰和柏忠言老师表达我们深深的感激之情和最谦卑的敬意吧, Namas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