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隐藏在梦境背后的瑜伽真知

隐藏在梦境背后的瑜伽真知

可能我们每个人都有过做梦的经历,有一些是开心的梦,美好到笑着醒来,比如梦见要好的朋友,梦见一个美丽的地方,梦见象鸟儿一样自由飞翔……;有一些梦境则不那么顺人心意,甚至是噩梦一场——那体验真是糟糕,我们都不喜欢做噩梦,不过可能你还不知道,瑜伽中有一些练习能够帮到我们克服噩梦,而且这其中还为我们揭示了瑜伽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哦!

1.受梦境惊吓的原因

我们之所以会受到梦境内容的惊吓,也就是受到自己的心意(思想)的深刻影响,主要原因之一是:我们把自我和自己的心意等同为一,于是就有了那永不歇止的思绪和欲望的无限干扰;而当心思意念上出现了恐怖、古怪的形象或荒诞的欲念,我们就被吓得六神无主了。

2.克服噩梦的方法

瑜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就是——事实上,我们并不是自己的心意(思想),而是心意的一个有知觉的、安静从容的见证者;当一个人把心意看作自己正在观看或体验着的某些东西——某些和他自我互相区别的东西。一个培养起这样一种超脱态度的人就决不会,譬如说,受到恶梦的惊吓,或者被幻觉吓得神智不清了。有很多方法都可以让我们认识到我不是我的心意,瑜伽文献和领悟高深的瑜伽精神导师都告诉我们其中一个简单的方法:那就是通过分析“观察的过程”。

方法一,通过分析“观察的过程

当我们直接通过身体上的任何一种感官意识到某种对象、感觉或者活动时,当我们注意到某种事物或者意识到头脑里的某种意念时,就产生了“观察”。只要有“观察”存在,就涉及两个要素。第一个要素是观察的对象,即形象、声音、想法、画面、感触等;第二个要素是观察者,即意识着或感知着这些形象、声音、想法、画面、感触等的人。问题是,谁是在观察这些想法、形象、声音或感触的那个人呢?分析观察的过程,就能明白你就是观察者。你可以理解你不是那些被观察的想法、形象、声音或感触,也不是帮你体会观察过程的工具(心意),“你”是那位观察到思绪、形象、声音和感触的观察者。

你也可通过以下的实验来进一步了解“自我”是观察者。比如下面的这幅画里的花朵。你意识到自己在看着这些花朵吗?

然后对自己说“我看见了一簇花朵,接着闭上眼睛,在你心意的荧幕上勾勒出花朵的形象。请注意你作为观察者,正在关注这个出现在心意里的形象。

通过这个练习,就能知道自己是心意活动的观众,即我是观察者。我可以观觉心意中的内容,如同观看银幕上的画面一样。这样就可以理解自我并不是心意。

一切“观察”实际上都来源于心意(思想)。换句话说,感官确实无非是一些渠道或者媒介,外部世界的信息通过这些感官渠道或感官媒介传递进来,并且在心意上产生映像,然后,我们才能感知或观看心意上出现的这个信息。因此,从感官的体验,就产生了心意的内容,而“我”就是心意内容的观众。

方法二,沉默见证术

还有一个具体方法可以帮助人明白“我”既不是心意也不是心意中的内容,而是一个超脱的观察者或者是“观看”着心意的“沉默见证者”。通过这个练习,就能体验到“我不是我的心意”。而是心意的一个超脱的观察者,培养起这样的超脱态度,一个人就逐渐不再会受到噩梦的惊吓了。明白“我”并不是心意后,真是一种解脱!岂止是摆脱噩梦的惊吓,一旦明白“自我”并非思想或其内容,就可以用旁观者的态度去应付思想里的各种想法,不被思想支配,反而成为它的主人。

可以说,心意是无数的欲望、渴求、想法、意象和推测等的发源地。当人认为自己就是心意,自然地会被隐含其内的各种瞬息变化的内容(意象、思想、计划、渴求、欲望等不能尽说的内容)弄得四分五裂。因此,认为“自我”就是心意或其内容,生活就永无宁日、常常出现恐惧。认同自我为心意,总会被有如湍急河流的思绪意念淹没,像一个无助的人最终将被强大的水流吞噬。而一旦明白“自我”并非思想或其内容,就可以用旁观者的态度去应付思想里的各种想法,不被思想支配,反而成为它的主人。

注:蕙兰老师的《瑜伽 气功与冥想》中有详情介绍。

3.导演一场美梦吧

有些人以为在睡眠中,我们是没有知觉意识的,但事实上并非如此,我们会做梦,而且很多时候醒来时会记得那些梦境,这就是明证。你还可以主动参与梦境,使你的梦境变得更积极愉快!
请观看蕙兰老师的视频《梦境我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