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rray ( [0] => [1] => 前言 [2] => 瑜伽 )
珍贵,张蕙兰深度个人访谈

珍贵,张蕙兰深度个人访谈

张蕙兰对瑜伽的介绍

问题:请问您的成长过程是怎样的?

我父母是在中国梅州的农村长大的,他们在那里结婚两年后就搬到香港。我是在香港那样一个快节奏和追崇物质主义社会里长大。 我父母跟很多从农村搬到城市来的人一样,他们对现代社会的快节奏生活、都市的压力,城市里谋生的艰辛和危险感到无法招架,由于父亲当时忙于工作,母亲忙于香港的新生活,因此,我多半有自己自由的独立时间。当时我跟我姐姐和学校里最要好的朋友一直都很亲近。但我14岁的时候,她们俩都选择了让我不感兴趣的一种生活,这使我感到孤独和空虚,并开始质疑生命的意义。

问题:请您描述一下当时的香港是怎样的?

那时候的香港是美国大兵和澳大利亚大兵经常光顾的地方,他们主要去那儿做消遣。那时候的香港有一些地区到处都是苏丝黄酒吧、脱衣舞场所和妓院。我每天上学的路上大巴要经过湾仔区,军舰就在那儿停泊。酒吧和脱衣舞厅主要就集中在那个地区,我每天上学巴士都要来回经过那儿两次,路过那些酒吧,就看到那些妓女,无论是年轻的还是年长的,她们沿街揽客,我那时真没想到自己会走进那些酒吧里去。

问题:怎么回事你年纪这么小怎么会进酒吧呢?

在我十一岁的时候,有个比我大三岁最要好的朋友,因受到不良影响竟然离家出走。我最后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她是和一位21岁的朋友在一起,那人在酒吧乐队工作。因此我朋友的母亲,都快急疯了,求我帮她一起把女儿找回来,因为我知道她的朋友长什么样子。这次经历真是我童年最悲哀的经历了,对我影响很大。我和她妈妈用三天时间在湾仔那些酒吧里寻找她,每当我们走进一间间的酒吧里,我总会看到同样的情景—— 房间里烟雾缭绕,空气中酒气冲天,每一间酒吧都挤满很多人,表面上充满了欢笑,但深层却暴露出空虚和伤感的笑容。我还记得脱衣舞女的脸上那种假作的样子,尝试隐瞒内心羞愧感。我们最后终于找到了那位男孩,当时我要好的同学正在给大兵和妓女倒酒,酒吧只好让她跟她妈妈走,因为她的身份证显示她还没成年。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几天的经历,我清楚地记得在那些酒吧里大家都那么努力地想获取快乐,可是没有一人的快乐是真实的。我想,“人生充满矛盾。每当一个人获得快乐,就会使另外一人感到悲伤。” 从青少年时代开始,一直到我接触到瑜伽之前,有很长时间我感受到不少生命的恐惧和不安。

问题:谈谈您第一次接触瑜伽的感受?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晚上与几个朋友参加的一个小型晚会, 尽管周围有熟悉的人,可我觉得内心深处有一种压倒一切的孤独和空虚。这时正巧有人播放了一盒磁带,温柔感人的声音响起来, 我听到了一种从未听过的美丽音韵。 表面上有点像外国歌曲,但其深处这声乐似乎很熟悉,很有安慰感。我的心灵开始沉浸在这美妙的声乐感受中。孤独空虚和不快乐的感觉都统统消失了,我从没这样感受过内心的平和与喜悦。这时,我觉察到生命是有快乐、有意义、而且是有希望的。我根本不知道当时听到的究竟是什么,但我知道给内心深处实在带来了一种最深切、最强烈的安慰。我后来得知那是瑜伽音乐冥想,是瑜伽冥想宗师柏忠言唱的。

问题:您什么时候有机会结识了柏忠言?

在我16岁左右,听到瑜伽语音之后,我听说柏忠言宗师要做一个关于“瑜伽智慧与冥想”的讲座。 我很感兴趣并很兴奋就去参加了,那时我根本不知道“瑜伽”是什么。 但是当我听他讲瑜伽科学之后,让我很惊奇我竟然能理解这么深奥的真理。 我此前一点都不喜欢学术,实际上,我不喜欢阅读,在学校学习那些基本的东西还经常有困难呢。可是在他那儿,最深奥的道理是用一种哲学的方式讲解的,而我的头脑却能变得如此清澈澄明,同时内心愿意将这些道理纳入怀中。“是的,对的,我听懂了,这是真的。 ” 此生我第一次理解了生命中确实有更深远的意义。

问题:那么您什么时候开始非常严肃地从师柏忠言学习瑜伽呢?

我16多岁的时候,非常幸运有了难得的一个机会去参加柏忠言宗师的瑜伽学习培训活动。当时是在印度举办的。此前我从未坐过飞机,所以我有点害怕。但我就像一个饥饿的人,无论如何都要奔向有食物的地方。在这个60天的修习活动中,我全面学到了瑜伽智慧、冥想、姿势、饮食、生活方式等等。

问题:这个瑜伽学习培训对您的影响如何?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瑜伽成为我生命力的激情。过了两年,我和一位练习瑜伽的同学结了婚,我22岁的时候就成为三个孩子的母亲。我们的生活很简单,以瑜伽为中心,当时我们住在新界的乡下。接下来我花了4年多的时间,在柏忠言宗师的直接指导下练习瑜伽,进行了深造。我在内心深处感到一种强烈的渴望要为中国人民服务。当柏忠言宗师请我去传播我学到的东西,去帮他向中国人传授瑜伽的时候,我非常高兴能帮他做这件事。我认识到把瑜伽带给中国人民是我这一生的使命。

张蕙兰、柏忠言将瑜伽引入中国

问题: 您对瑜伽的介绍令我感动。那么瑜伽不是一种运动吗?

很多人以为瑜伽只是一种运动,但其实瑜伽远不止是一项运动。瑜伽运动或练习方法只是瑜伽的一小部分。 瑜伽是一种非常深奥、很富有哲理的一种精神层面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 最高境界是培育精神方面的爱与智慧。

问题:您在中国的工作令人惊讶,请问是怎么开始的?

那是1977年我开始向中国人传授瑜伽。 我开始是教授北京的一些大学生和他们的朋友,或者是坐火车或坐渡轮去上海或其他城市的时候教一些坐在我身边的人。

问题:那时候是怎样一种情景?

那时候在中国,大家穿着都差不多—— 不是绿就是蓝,经常是棉布一样的衣服。吃的花样也很少。 没有什么基础设施,几乎没有汽车。每个人都骑着自行车。 我是香港人,以前从没骑过自行车,我学骑车很不容易,开始摔了好多次,但当我掌握熟练后就真地很喜欢骑车出去转悠。最开始我会骑车上公园和其他一些公共场所,在那儿练习瑜伽和做冥想。我在唱瑜伽语音歌曲和做姿势练习的时候,人们会走过来问,她在干嘛呀?! 当时没人知道什么是瑜伽,所以大家都很好奇。人们会问我问题,对学瑜伽表示出浓厚兴趣。大家都很友好。我去过很多城市教瑜伽小班课。我那时想去体育学院和年轻朋友们会面。 从北京城里出发骑车去那里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中国当时刚刚开始对外开放,体育学院有一个对外学生交换的新项目。有来自美国、丹麦也门和其他国家的学生。当时有一座小白楼是学生住宿的地方,草地绿树、环境相当绿化,是个设备完善的大学校区。我在那里住了几个月。每天学生下课后,我都到校场带着吉他与学生交谈。我结识了来自黑龙江、武汉、福建、上海等全国各地的朋友。我用吉他弹奏瑜伽语音,很多路过的学生会停下来倾听。有时候他们会坐下来和我交谈,我会告诉他们一些关于瑜伽的基本哲学。我在那儿住了几个月,已经跟一些学生有熟悉的交往。离开那里以后,我去过各地不少的城市,教授瑜伽小班课。

问题:确实那时的人们根本不熟悉瑜伽,这真令人吃惊,怎么会是这样的呢?

那时的中国对外还不是很开放。所以在中国除了少数几个知识分子,人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瑜伽。我几乎教了我见过的每一个人!但那时我是知道需要找一个方法把瑜伽传播给更多的人。

社会问题讲座之旅(1980)和社会问题书籍(1983)

问题:你们是怎么样开始做这些活动的呢?

社会问题的讲座应该是天意注定的吧。当时恰逢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年代。我们非常支持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和邓小平的进一步对外开放的观点。我们很同意他的看法,就是殷切希望在开放的同时尽量减少西方文化的负面影响。基于这个想法,我们写作录制了歌曲“Take the Good, Leave the Bad”这首歌曲在很多国内电台广播。柏忠言的独特瑜伽观点,显然会在消除负面影响这方面提供很大的帮助。于是在1980年,我和中华青年联合会一起安排了柏忠言拜访中国的社会科学家,教育家和其他领导人,并且就西方的社会问题从瑜伽的角度给这些知识分子开设了一些讲座。

问题:也就是因为这次旅程,您和柏忠言合著的那本名为《西方社会病》的书出版了,是吗?

是的。在这次社会问题系列讲座之旅中,我们有幸遇到了国家出版总局和中国出版社协会的局长陈翰伯先生。我们提议把这次讲座之旅的内容写成更详尽的一本书,然后他就介绍我们认识了三联书店的沈昌文先生。我们做了大量研究,采集了很多信息,花费了大量时间写这本书。它凝聚了我们很多心血。最终,在讲座之旅完成后,1983年由三联书店出版了600多页的《西方社会病》一书。

问题:在这次讲座的旅程中,您遇到了很多人,其中包括一些政府官员,您对他们的印象如何?

让我们印象很深刻的是我们遇到的多数人都真地很谦虚,即便他们是很高级别的政府领导。他们非常聪明非常诚恳,有远大理想,同时又着实很关心老百姓 。我们也遇到了少数比较自我不怎么关心民众的官员。他们关心的是我们有没有给他们带香烟啊、带些西方的杂志或什么新鲜玩意来。我还记得在遇到这类的人时,我会想中国开放以后,这人很可能会被闪闪发光的追崇物质主义腐蚀掉。但是我们遇到的大多数官员,都是很忠诚的公仆,他们那时确实是想为人民谋福利。他们真心想服务人民的精神我们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问题:所以您在完成了社会问题讲座旅程后,又开始了瑜伽音乐之旅,这是怎么开始的呢?

柏忠言宗师知道瑜伽的理念、智慧和精神之爱,是可以通过现代音乐这种形式传播的,所以,他和他的一些资深的学生组织了两支受到瑜伽精神启发的摇滚乐队。他们的音乐内涵丰富,蕴含着个人、社会以及精神世界的智慧。当时西方世界的流行摇滚乐多数着重在表达毒品、男女关系、性爱、暴力和粗鄙的价值观,宣扬利己主义和享乐主义。我们知道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流行和摇滚乐迟早要进入这个国家。我们也知道,中国年轻人也会被这种新的音乐形式吸引,当然也会受歌词的影响,很多歌词美化了毒品,美化了西方文化里一些负面的东西。

问题:人们对这些音乐会的反应如何?

太棒、太喜欢了,时至今天,许多人依然还记得朝阳电子乐队和幸存者乐队的演出,当时在音乐会的大厅中国唱片总公司出售了好几千张朝阳乐队的小唱碟,是那种很薄的软塑料碟,大家都很喜爱。电台也在全国范围内播放我们的音乐。

问题: 制作瑜伽节目中哪一点是最难的?

不同于在聚光灯下,其实我天性保守内向,偏爱藏在幕后,生活处事一向总喜爱低调,所以拍摄初期真的是非常困难。一想到要上电视,面对千百万人讲话,总有一种被胁迫的感觉。拍摄第一天现场人员一通忙乱之后,摄像机、音效等各种设备都已到位就绪了,我却呆坐在那儿,紧张得浑身僵硬。看着摄像机,场记站在那儿,拿着场记板准备开拍。他大喊一声 “瑜伽,第一场”,同时在摄像机前拍响了板子,这时我的感觉就像是站在奥运会短跑径赛场上一样,开跑的枪声响了,我得去奋力冲刺啦。那种感觉压根都没有瑜伽的平和轻松气氛,反而吓得我要哭的样子。虽然明明知道要讲什么,却说不出来。

幸好柏忠言宗师在场,他马上告诉摄制组不需要用场记板,也不要大喊“开拍” 。他说“当他们准备好开拍,就简单地说一句随时可以了”。然后他来向我说: V你所要做的和在场的任何人都没什么关系。不需要管摄影师、录音师或其他的工作人员。你只要集中看着摄像机的镜头就行了。摄像机的镜头那端是中国人民,他们不是一大群人,你不是在跟千百万人说话,你只是在跟一个人,最多是5-6个人讲话。观众是一个人和几个亲戚朋友坐在客厅里,很随意自在,一点都不拘束。就像你和他们一起坐在客厅里,你是他们的客人和朋友。你和他们交谈,和他们心连心地交谈。我知道,你是非常热爱中国人民的,非常想教他们瑜伽,那你就和他们一对一地进行交流吧,用你喜欢的友好方式,进行心与心的交流。”

关于美丽的景色和衣服

问题:当时有很多小孩喜欢看您的节目,与您一起做瑜伽, 我也曾是其中之一。我妈妈发现您的节目非常令人放松, 她有时也跟着做瑜伽练习, 她会边看边放松自己。 她喜爱您的穿着打扮, 她当时特别想知道您每天都穿什么——您的穿着总是那样色彩缤纷,非常引人注目。这么色彩缤纷的衣服是否是瑜伽教师的传统穿着呢?

是不是瑜伽教师的传统穿着,我可以说是也不是。我在电视教瑜伽时穿得更鲜艳、更生动一些,让人知道瑜伽不枯燥不呆板。我希望在电视上展示瑜伽的美和令人振奋的精神。按照传统,练习瑜伽应该穿宽松舒适的衣服,这样才能有舒展的空间,所以我设计的服装首先是它要宽大合体够舒服,除了有一根紧身腰带,其目的是要让观众更容易地看清楚每一个动作和姿势的正确位置。我选择在非常美丽的景色中,穿上美丽、色彩缤纷的衣服拍摄节目。我们在世界上最美丽的一些地方拍摄,先在夏威夷拍过,接着在美国的亚利桑那州和加利福尼亚州拍过,后来又到新西兰拍。我头上戴的鲜花和花环既反映了瑜伽的文化也反映了夏威夷和印度的文化。

问题:户外拍摄有遇到困难吗?

有很多困难。整天都要处理阳光的问题,有时阳光老是躲到云彩后面,这对拍摄有很大影响。所以,要拍摄30分钟的片子经常会花上6-8个小时,这实在很不容易,因为我们长时间的晒太阳,没有什么遮阳的东西,连太阳伞都没带,还有在拍摄场地脱水的问题。开始的确碰到重重问题,后来节目拍得越多就越能学会克服困难。

问题:是什么促使您写作和出版关于瑜伽的书?

我想为电视观众提供更多练习瑜伽的方便,所以写了三本关于瑜伽的小册子,由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作为电视节目的补充。后来我们希望大家有一本更全面的瑜伽书,因此柏忠言和我就写作了《瑜伽:气功与冥想》。这本书有六百三十多页,不仅教授了瑜伽姿势练习,而且把瑜伽呈现为一种健康完整的生活方式。我们很高兴能把这本书当做一份礼物送给人民体育出版社。时至今天,我们从不要求任何版税。知道《瑜伽:气功与冥想》这书一直是中国最畅销的瑜伽书之一,我感到非常高兴。

问题: 我听说您的瑜伽节目还在西方世界引发了瑜伽热潮——什么时候您的瑜伽系列节目开始在美国播出的?——现在是不是还能在美国看到啊?

因为瑜伽节目在中国是如此地受欢迎,我就把这些节目配成英语,提供给美国公共电视台。美国公共电视网络在1998年开始播放“瑜伽”节目,现在已经在美国全国持续播放了18年,不仅成为一个传奇性系列节目,而且成为全美国公共电视史上播放时间最长的健身节目,目前仍在持续播放中。

问题:通常的情况是电视节目是产于美国然后到中国变得特受欢迎的——而您的“瑜伽”节目情况则是相反,这个节目是为中国人制作的而且也在中国播出了大受欢迎,后来才到美国受欢迎的。

是的,这正是中央电视台和中国人可以感到骄傲的事,这证明了中国的目标可以实现,就是把媒体产品出口到西方。实际上,中央电视台和中国领导对待瑜伽的态度远远走在世界其他国家的前面。1985年当中央电视台开始在全中国范围内播放时,瑜伽还没有在美国走入大众之中,在其他西方国家或印度都没有。其实在印度,瑜伽在最近的十五年里才开始流行。中央电视台把瑜伽带到中国来,作为礼物献给了中国人民,因为这段历史,如果不强调一下中央电视台对中国和世界各地所起的先锋作用,中国庆祝国际瑜伽节这种庆祝就很不完整。

瑜伽是什么?

问题: 作为中国瑜 伽之母,您对今天中国的瑜伽有什么印象?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练习瑜伽姿势并从中得到益处,我当然是很高兴啊。但看见瑜伽变得这么商业化我同时感到难过,因为这导致很多人受伤,也让人误解了瑜伽的真正意义。今天,人们一想到瑜伽,瞬间就想到这是种健美操或体育锻炼。但瑜伽真正的目标是发掘智慧和精神上的爱。瑜伽是一种完整的生活方式,宗旨是在发展内心更多的安宁和精神上的快乐。瑜伽强调我们每人都是大家园的一份子,不能只为自己活着。就是这个原因1980年我把瑜伽引进中央电视台时,总在节目的开始和结尾,致力于介绍高尚的精神思想,也经常做瑜伽冥想来结束节目,特别是人人喜爱的瑜伽歌舞冥想。今天我仍然收到观众来信,说他们小时候看到我在电视上做瑜伽歌唱冥想,他们会高高兴兴地跟我一起又唱又跳。如今他们仍会在生活中自然而然地哼唱瑜伽冥想。

瑜伽是什么呢 ?(目标及益处)

问题: 瑜伽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呢?

“瑜伽”一词来自于梵语的“yoke” ,意思是“结合”,“瑜伽”意思是自我与万源之源之间的和谐关系。有了这种和谐的关系,人的心智、意念和身体也同样得到相互的和谐。瑜伽所有的练习方式,如瑜伽姿势、呼吸、冥想等,终极目标都是要达到“瑜伽”。达到这种两相结合的最简单的方法是进行瑜伽语音冥想练习。瑜伽语音是万源之源以声音形式的展现。练习瑜伽是一种生活方式,可以使人达到身心灵的最佳状态。

问题: 您刚解释了瑜伽能培养身心灵的健康,但瑜伽能帮助社会吗?

肯定的,经常练瑜伽,内心的平和与自我满足感会越来越强。人自然就更快乐。他的家人也可能会更快乐,要是家人也练瑜伽就更是如此。社区里邻中越多人练瑜伽,这社区就越和谐。这是因为练习瑜伽的人能够找到内心的快乐因而就更能达到自我满足。他们也没那么功利,因为他们自己内心获得了满足,不会把别人或者别的事物用来填补自己内心因缺乏满足感造成的空虚。

问题: 您觉得年轻人能从瑜伽中获益吗?

当然可以,年轻人也希望同时也需要身心灵的健康。瑜伽一个最美妙之处,就是不受年龄的限制。甚至未出生的胎儿,也能通过妈妈的瑜伽语音唱诵得到抚慰、感觉祥和。孩子们从少年发育到青春期,由于体内荷尔蒙的变化,这是个不容易适应的时段,但练习瑜伽会很有帮助。当今社会有很多青少年自杀,这真使人感到悲哀。其实练习瑜伽姿势和冥想的青少年,很少有吸毒、酗酒或自杀的倾向。

问题:很多人,尤其是女士,练习瑜伽是希望自己看上去年轻美丽。瑜伽真的能帮助人看起来更漂亮吗?

当然是可以的,每个人都觉得生命中最大的挑战是身体的衰老,练习瑜伽姿势可以帮你保持身体健康,因此看起来会更换发有神。但我们需要记住一点,无论怎么做都脱离不了物质身体变老和终止这一事实。每天早上照镜子看到新的一条皱纹和银发就得到提醒!

教授瑜伽的动机

问题:是什么激发了您,使您勇于担当起把瑜伽介绍到中国这个艰巨而又困难重重重的巨大挑战?我的意思是说,教授千百万人的想法是否让您犹豫过?

瑜伽强调我们都是大家园的组成份子,因而活着只为自己不会快乐。在瑜伽中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和目标。我生命中第一次真正地感到了快乐,心里那种空虚和焦虑的感觉此后就消失了。瑜伽是我得到的一个最美好的礼物,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对中国人民怀着深厚的感情与联结,想与大家分享瑜伽这个礼物的愿望非常强烈,因而各种障碍和困难似乎都是不值一提的。

问题:今天,成千上万的中国人记住了您并在家里、俱乐部、公园和社区中心练习蕙兰瑜伽,——如果不是您的话,这些人不会练习瑜伽。您对此有什么感受?

我很高兴这么多人发现了瑜伽的益处。即使我只能把瑜伽这个礼物送给一个人,我会感到很高兴的。现在能有这么多人练习瑜伽真是太美妙了!

问题:所以当您开始在中国教瑜伽的时候,尤其是通过电视和您出书来教,您不是要用这些来赚钱或出名的吗?

当然不是啦。那时候教瑜伽根本不可能赚钱的。我从没盼望过名气。我的想法是很简单的,从来没考虑过名声。我的瑜伽老师柏忠言请我将所学发挥,帮他把瑜伽传给中国人民。他深爱中国人民,想把瑜伽传给他们,我很高兴能够帮他,把这份珍贵的礼物传播下去。我没有兴趣利用瑜伽赚钱。

问题:为了获利而教授瑜伽,会有什么问题呢?

如果瑜伽老师目的只为钱着想,那学生们的福利就大打折扣了。为生活而教瑜伽没什么错,就像当学校教师、保健师、中医师或针灸师一样,是没有问题的,但假如瑜伽老师教课的目标只为了向钱看,那问题就大了。瑜伽修练者(像医生、针灸师一样)教课动机应出于真爱和对人们的福利为首要,而不是自私自利或只想发财。

安全

问题: 瑜伽越来越商业化,有越来越多人受伤,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瑜伽的商业化导致越来越多人受伤,这里有很多原因。因为练习瑜伽姿势日趋流行,所以对瑜伽教师的需求越来越多。但是,相对而言,能够安全教授瑜伽姿势的师资不够,结果很多人受伤。还有,教瑜伽变成做生意,当然会增加受伤的风险,因为老师关心的是利润,而忽略学员的安全。

问题:依您来看,安全练习瑜伽姿势最重要的窍门是什么呢?

无论是我们的书、我们的录像或是我们的课堂里,所强调的第一条安全准则,就是学生要觉察到自己的身体感受,这样就能知道做的动作是否超过自身的极限,因而不会轻易盲目地跟随别人的推动,而超出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深度动作。不要抱有竞争的心态。不与他人攀比。

张惠兰每日瑜伽练习

问题:您多久练习一次瑜伽?是不是每天都练啊?

我的一生就是瑜伽,我试着把一生都让瑜伽智慧引领,并被精神之爱驱动着。将我的生命看作一种服务,尤其是通过把瑜伽这个礼物送给中国人民来服务大众。

在这样的生活内容,我每天通常花45分钟做瑜伽姿势、呼吸法,有时也做一些经络清理的练习,像做几个主要的收束法和契合法。

我一直根据瑜伽原则烹调和饮食。我日常生活中最重要和最为核心的活动,就是以念珠冥想和歌唱冥想这两种方式来练习瑜伽语音。这些练习,我都以条理系统方式与我的学生分享,使每个人都能运用到个人生活里。